您的位置: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奖金 > 齊魯風韻 > 齊魯人文 > 正文

湖南幸运赛车开奖记录:齊魯人文

齊魯文化聞人-稷下辯士—淳于髡

本文作者:網絡 稿件來源:網絡 閱讀次數:4034 發布日期:2012-04-17

湖南幸运赛车开奖奖金 www.noxrgk.com.cn 淳于髡淳于髡,戰國時期齊國著名的政治家和思想家。其具體生卒時間不詳,然與鄒忌同時,略長于孟子,主要活動在齊威王和齊宣王之際。淳于髡以博學多才、善于辯論著稱,是稷下學宮中最具有影響的學者之一。他長期活躍在齊國的政治和學術領域,上說下教,不治而議論,曾對齊國新興封建制度的鞏固和發展,對齊國的振興與強盛,對威、宣之際稷下之學的發展,做出了重要的貢獻。

稷下元老 出身微賤

淳于髡出身卑賤,其貌不揚?!妒芳?滑稽列傳》記載:“淳于髡者,齊之贅婿也,長不滿七尺?!薄鎊鍘筆竅惹厥鋇囊恢中譚?,指剃掉頭頂周圍的頭發,是對人的侮辱性的懲罰。淳于髡以此為名,可見他的社會地位是非常低的?!白感觥痹蛟醋雜詿呵鍤逼牘姆縊?。當時齊國風俗認為,家中的長女不能出嫁,要在家里主持祭祀,否則不利于家運。這些在家主持祭祀的長女,被稱作“巫兒”,巫兒要結婚,只好招婿入門,于是就有了“贅婿”。這種風俗在齊地由來已久,一直到漢代還很流行。如果不是經濟貧困,無力娶妻,一般人是不會入贅的。淳于髡身為贅婿,更可以確定他是出身于社會底層的了。

盡管淳于髡出身卑微,又身材矮小、其貌不偉,卻得到了齊國幾代君主的尊寵和器重。淳于髡在齊桓公田午創辦稷下學宮時已經是稷下先生。齊威王剛繼位時,沉湎酒色,不理朝政,淳于髡率先進諫,使齊威王幡然悔悟,厲行改革,齊國由是大治。他也被齊威王立為“上卿”,多次代表齊王出使諸侯,都順利地完成了任務。淳于髡由賤而貴,固然和齊國長期奉行“舉賢尚功”的統治政策有關,但根本原因還在于他具有超乎常人的智慧和才干。

齊宣王即位之初,貪于酒色而不重視人才。當時魏國的梁惠王在各國用重金厚禮招納賢士,知名的學者鄒衍、淳于髡、孟子等人都到了魏國。淳于髡剛到了魏國時,在梁惠王的兩次接見中都一言不發。事后,梁惠王十分不解,有人對他說,淳于髡善于“承意觀色”,之所以在接見時沉默不語,是因為發現惠王心神不定,一直在思考駕車打獵、音樂娛樂之類的事情?;萃跆?,十分驚訝,坦然承認第一次接見時,恰好有人獻上了一匹好馬,第二次時,又有人進獻舞伎,所以自己兩次都心不在焉?;萃醺刑敬居鄺鍘俺鮮ト艘病?,再次接見了淳于髡,兩人一連交談了三天三夜而毫無倦意。梁惠王對淳于髡的才學十分佩服,想任他為卿相,淳于髡推辭不就。在魏國期間,雖然魏王對他禮遇優厚,但他不為所動,一直沒有出仕做官。(《史記?孟子荀卿列傳》,以下只注篇名)

后來,淳于髡又離開魏國返回齊國。他認識到齊宣王喜好聲色、貪于安逸而不重視人才,不利于齊國政權的鞏固和發展,便通過借古喻今,大膽地向齊宣王進言,希望他能重振稷下學宮,廣納賢才???,宣王表示自己并非不好士,而是國中無士,以此來搪塞淳于髡。淳于髡一天就向齊宣王推薦了七個人,在淳于髡等人的勸諫、督促下,齊宣王終于悟出“得士則昌,失士則亡”的道理,繼承齊國先祖禮賢下士的優良傳統,重新營造稷下學宮,以優厚的待遇招納人才,齊國國勢復盛,稷下學宮也再度繁榮了起來。

淳于髡憑借自己的智慧與才能,成為稷下先生中的代表人物。鄒忌拜相時,他率稷下先生七十余人向其問難,使得鄒忌重視禮法、厲行改革;他與孟子進行過數次精彩的論辯;荀子到稷下游學時,淳于髡這位出身低微的稷下先生,已經是稷下學宮中元老級的人物,荀子經常向他請教,其“隆禮重法”的主張受到了淳于髡思想的影響。淳于髡還做過齊太子的老師,《呂氏春秋?壅塞》記載“齊王欲以淳于髡傅太子,髡曰:‘臣不肖,不足以當此大任也,王不若擇國之長者而使之?!臚踉唬骸游藪且??!庇紗絲杉牘哉馕火⑾略系男湃魏鴕兄?。

淳于髡得享高壽,他死時,弟子送葬者有三千人(《太平寰宇記》卷十九),足見其門徒眾多、德高望重。

滑稽多辯 微言大義

淳于髡在歷史上最為人熟知的,就是他的“滑稽多辯”。淳于髡學識淵博,能言善辯,尤其喜歡在與人辯論時運用“隱語”。淳于髡的所謂“隱語”,就是富于哲理的諷喻。他在與人辯論和向國君進諫時,經常用諷喻表明自己立場,言辭詼諧、含義深刻,往往令人心悅誠服、點頭稱是。因此,司馬遷把他的事跡寫入了《滑稽列傳》之中。

稷下元老 出身微賤

淳于髡出身卑賤,其貌不揚?!妒芳?滑稽列傳》記載:“淳于髡者,齊之贅婿也,長不滿七尺?!薄鎊鍘筆竅惹厥鋇囊恢中譚?,指剃掉頭頂周圍的頭發,是對人的侮辱性的懲罰。淳于髡以此為名,可見他的社會地位是非常低的?!白感觥痹蛟醋雜詿呵鍤逼牘姆縊?。當時齊國風俗認為,家中的長女不能出嫁,要在家里主持祭祀,否則不利于家運。這些在家主持祭祀的長女,被稱作“巫兒”,巫兒要結婚,只好招婿入門,于是就有了“贅婿”。這種風俗在齊地由來已久,一直到漢代還很流行。如果不是經濟貧困,無力娶妻,一般人是不會入贅的。淳于髡身為贅婿,更可以確定他是出身于社會底層的了。

盡管淳于髡出身卑微,又身材矮小、其貌不偉,卻得到了齊國幾代君主的尊寵和器重。淳于髡在齊桓公田午創辦稷下學宮時已經是稷下先生。齊威王剛繼位時,沉湎酒色,不理朝政,淳于髡率先進諫,使齊威王幡然悔悟,厲行改革,齊國由是大治。他也被齊威王立為“上卿”,多次代表齊王出使諸侯,都順利地完成了任務。淳于髡由賤而貴,固然和齊國長期奉行“舉賢尚功”的統治政策有關,但根本原因還在于他具有超乎常人的智慧和才干。

齊宣王即位之初,貪于酒色而不重視人才。當時魏國的梁惠王在各國用重金厚禮招納賢士,知名的學者鄒衍、淳于髡、孟子等人都到了魏國。淳于髡剛到了魏國時,在梁惠王的兩次接見中都一言不發。事后,梁惠王十分不解,有人對他說,淳于髡善于“承意觀色”,之所以在接見時沉默不語,是因為發現惠王心神不定,一直在思考駕車打獵、音樂娛樂之類的事情?;萃跆?,十分驚訝,坦然承認第一次接見時,恰好有人獻上了一匹好馬,第二次時,又有人進獻舞伎,所以自己兩次都心不在焉?;萃醺刑敬居鄺鍘俺鮮ト艘病?,再次接見了淳于髡,兩人一連交談了三天三夜而毫無倦意。梁惠王對淳于髡的才學十分佩服,想任他為卿相,淳于髡推辭不就。在魏國期間,雖然魏王對他禮遇優厚,但他不為所動,一直沒有出仕做官。(《史記?孟子荀卿列傳》,以下只注篇名)

后來,淳于髡又離開魏國返回齊國。他認識到齊宣王喜好聲色、貪于安逸而不重視人才,不利于齊國政權的鞏固和發展,便通過借古喻今,大膽地向齊宣王進言,希望他能重振稷下學宮,廣納賢才???,宣王表示自己并非不好士,而是國中無士,以此來搪塞淳于髡。淳于髡一天就向齊宣王推薦了七個人,在淳于髡等人的勸諫、督促下,齊宣王終于悟出“得士則昌,失士則亡”的道理,繼承齊國先祖禮賢下士的優良傳統,重新營造稷下學宮,以優厚的待遇招納人才,齊國國勢復盛,稷下學宮也再度繁榮了起來。

淳于髡憑借自己的智慧與才能,成為稷下先生中的代表人物。鄒忌拜相時,他率稷下先生七十余人向其問難,使得鄒忌重視禮法、厲行改革;他與孟子進行過數次精彩的論辯;荀子到稷下游學時,淳于髡這位出身低微的稷下先生,已經是稷下學宮中元老級的人物,荀子經常向他請教,其“隆禮重法”的主張受到了淳于髡思想的影響。淳于髡還做過齊太子的老師,《呂氏春秋?壅塞》記載“齊王欲以淳于髡傅太子,髡曰:‘臣不肖,不足以當此大任也,王不若擇國之長者而使之?!臚踉唬骸游藪且??!庇紗絲杉牘哉馕火⑾略系男湃魏鴕兄?。

淳于髡得享高壽,他死時,弟子送葬者有三千人(《太平寰宇記》卷十九),足見其門徒眾多、德高望重。

滑稽多辯 微言大義

淳于髡在歷史上最為人熟知的,就是他的“滑稽多辯”。淳于髡學識淵博,能言善辯,尤其喜歡在與人辯論時運用“隱語”。淳于髡的所謂“隱語”,就是富于哲理的諷喻。他在與人辯論和向國君進諫時,經常用諷喻表明自己立場,言辭詼諧、含義深刻,往往令人心悅誠服、點頭稱是。因此,司馬遷把他的事跡寫入了《滑稽列傳》之中。

齊康公十九年(前386),齊國歷史上著名的齊威王繼位。當時,田齊正式取代姜齊已經近三十年,但這三十年間,齊國尚未從姜齊末年的內亂中恢復過來,封建改革的阻力很大,條件也不成熟,各路諸侯趁機攻伐田齊新興政權。因此,齊國的國力一直比較弱。其時,齊國內政紛亂,軍旅不振,政局岌岌可危,剛繼位的齊威王卻不理國政,沉湎女樂,一時間,“諸侯并侵,國人不治”(《田完世家》),國內形勢日漸嚴峻。然而,群臣卻不了解這位新君的秉性,不敢進言勸諫。在國家內憂外患之際,淳于髡不顧個人的安危,挺身而出,用自己擅長的“隱語”諷諫齊王。

淳于髡問齊威王道:“大王,國中有大鳥,棲息在大殿之上,三年不飛不鳴,您知道這是為什么嗎?”齊威王胸有大志,只是暫時消沉,并非昏庸無能之輩,淳于髡的諷諫一下子點醒了他,他也用“隱語”回答道:“此鳥不飛則已,一飛沖天;不鳴則已,一鳴驚人?!?《滑稽列傳》)

淳于髡的諷諫收到了奇效,促使齊威王下定決心、變法圖強。他上朝召集各縣令縣長七十二人,獎勵了一個,處死了一個,整頓了內政,并整肅軍威準備迎戰諸侯。各諸侯國都很震驚,紛紛歸還了侵占齊國的土地。

齊威王改革的一個重要措施就是不計出身、招納人才,從他能接受淳于髡的意見,就可以看出他對人才的尊重。出身布衣的齊人鄒忌以琴作喻向齊王進諫,三個月后便被任命為相,推行改革。當時,稷下先生們對鄒忌的才能有所懷疑,公推淳于髡向鄒忌問難。淳于髡自如的運用“隱語”向鄒忌提出了改革中應該注意的五個問題,而鄒忌也均心領神會、一一應答,贏得了淳于髡和稷下先生們的信任。通過這次交談,淳于髡認為鄒忌才能卓越、對改革胸有成竹,一定可以勝任,而且可以建功封侯。不久,鄒忌果然被封在下邳(今江蘇邳縣西南),號成侯,印證了淳于髡的看法。淳于髡諷諫威王之后,得到重用,從不治而議論的“上大夫”逐漸成為代表國君出使諸侯的外交官員。一次,淳于髡出使外國順利歸來,齊威王很高興,在后宮辦了酒席,召淳于髡喝酒。酒宴中,威王問:“先生能喝多少才醉?”淳于髡回答:“臣喝一斗也醉,喝一石也醉?!蓖跛擔骸跋壬紉歡肪妥砹?,怎么還能喝一石呢?”淳于髡說:“在大王面前賞酒,執法官在旁邊,御史在后邊,我心懷恐懼,不過一斗已經醉了。如果家里來了貴客,我小心地在旁邊陪酒,不時起身舉杯祝他們長壽,那么喝不到二斗也就醉了。如果朋友故交突然相見,互訴衷情,大概可以喝五六斗。如果是鄉里間的盛會,男女雜坐,無拘無束,席間還有六博、投壺等娛樂項目,我心中高興,大概喝到八斗才有兩三分醉意。天色已晚,酒席將散,酒杯碰在一起,人們靠在一起,男女同席,鞋子相疊,杯盤散亂,廳堂上的燭光熄滅了,主人留髡而送客,女子薄羅衫輕解,微微地聞到一陣香氣,這個時刻,我心里最歡快,能喝一石?!?/p>

最后,淳于髡點明了說這番話的用意:“故曰酒極則亂,樂極則悲;萬事盡然,言不可極,極之而衰?!?《滑稽列傳》)意思是說,享樂的追求是無窮盡的,一味地追求享樂,就會走到邪路上去。以此來諷諫威王,希望他能明白“極之而衰”的道理。齊威王聽從淳于髡的勸告,自此停止了通宵達旦的喝酒,將更多的精力用到處理朝政上。他整頓吏治,選賢任能,在不長的時間里,使府庫充實,國力強盛,齊國大治,最終開創了“復霸”的局面,取代魏國成為當時中原最強大的諸侯國。淳于髡也被委任為“諸侯主客”,專司禮儀,接待來賓。

淳于髡運用“隱語”向齊王進諫和與別人進行辯論的記載在史籍中還有很多。他這樣做的主要目的,還是借喻諷諫,參與政治。而且他的微言妙喻中,有很多富有哲理的思想觀點,是稷下之學中寶貴的思想財富。

屢為使者 不辱君命

淳于髡還是齊國歷史上杰出外交家。他曾多次奉王命出使外國,都順利地完成了任務,展現了自己卓越的外交才能。

齊威王八年(前394),楚國發兵大舉進攻齊國。威王派淳于髡到趙國去請救兵,帶上贈送的禮品黃金百斤、車馬十駟,淳于髡仰天大笑,笑得系帽子的帶子都斷了。威王說:“先生是嫌這個任務小嗎?”淳于髡說:“怎么敢呢?”威王說:“那是為什么呢?”淳于髡說:“剛才臣子從東方來,看見大路旁有人在祭祀神靈祈福消災,拿著一只豬蹄,一盂酒,禱告說:‘易旱的高地糧食裝滿籠,易澇的低洼田糧食裝滿車,五谷茂盛豐收,多得裝滿了家?!壹玫募榔肺⒈?,而想要得到的卻很多,所以在笑他呢?!庇謔瞧臚醢言駝怨睦衿犯奈平鵯э?、白璧十雙,車馬百駟。淳于髡到了趙國,交涉十分順利。趙王給他精兵十萬,戰車一千乘。楚國聽到消息,連夜撤兵離去。司馬遷在《史記?滑稽列傳》中曾說:“淳于髡仰天大笑,齊威王橫行……豈不亦偉哉!”高度評價了淳于髡在齊威王稱霸中所作的貢獻。

有一次,齊王派淳于髡出使楚國,楚王看到他身材矮小,便鄙夷地戲謔道:“難道齊國就找不出一個像模像樣的人了嗎?而派了先生你來!先生有什么特長呢?”這次髡并未用隱語而是直截了當地說道:“我并沒有什么特長,只有腰中七尺長劍,是用來斬殺無狀之王的?!背躉炭值廝檔潰骸扒胂壬⑴?,我不過跟您開句玩笑罷了?!閉飧齬適虜揮傻檬谷肆氳嚼飛現年套郵鉤墓適?。淳于髡生活的時代要比晏子晚一百多年,對這位齊國歷史上的賢相,淳于髡十分佩服,也處處以他為榜樣,兩人一樣都身材矮小、貌不驚人,然而出使外國,都憑借自己的才能和氣度折服了傲慢無禮的楚君,維護了齊國的尊嚴。又有一次,齊王派淳于髡出使楚國,并特意帶去一只鵠作為贈送楚王的禮物。誰知剛出城門,鵠就飛了。淳于髡托著空鳥籠,前去拜見楚王,說:“齊王派我來向大王獻鵠,我從水上經過,不忍心鳥兒饑渴,就放它出來喝水,誰知它竟離開我飛走了。我想要刺腹或勒頸而死,又擔心別人非議大王因為鳥獸的緣故致使士人自殺。鵠是羽毛類的東西,相似的很多,我想買一個相似的鳥兒來代替,可這是欺騙大王,我不愿做。想要逃到別的國家去,又痛心齊、楚兩國君主之間的通使由此斷絕。所以前來服罪,向大王叩頭,請求責罰?!閉庖環?,說得十分巧妙?!安蝗甜賴募⒖?,讓它出來喝水”,說明淳于髡的仁;“想要刺腹絞頸而死”,說明淳于髡的勇;“擔心別人非議楚王”說明淳于髡的忠;“不愿另外買類似的鳥來代替”,說明淳于髡的信;“痛心齊、楚兩國之間的通使斷絕”,說明淳于髡的義;“服罪”、“領?!?,說明淳于髡的誠。仁、勇、忠、信、義、誠具備,誰還會治他的罪呢?結果楚王不但沒有怪罪淳于髡,反而贊賞道:“很好啊,齊王竟有這樣忠信的人?!輩⑶矣煤窶襠痛痛居鄺?,財物比獻鵠還要多一倍。(《滑稽列傳》)

學無所主 兼通禮法

淳于髡博聞強志,“學無所主”,思想比較博雜。他重視周禮對人行為的規范作用,有學者考證記載古代禮儀制度的著作《王度記》即為淳于髡的著作(金德建《司馬遷所見書考》);他以飲酒諷諫齊王,表明他有類似道家的“極之而衰”的思想;他向宣王薦士,曾提出近于墨家的“物各有疇”的主張。作為“稷下之冠”,他和其他許多稷下先生一樣,很難考定他的思想歸屬,因此曾有學者將其歸入雜家。但是,淳于髡的思想并非沒有自己的章法。從史料關于淳于髡諷諫國君、問難師友的記載來看,他是兼重禮法而更傾向于法治的。

首先,淳于髡主張治國理民一定要禮法兼重。在進言鄒忌時,淳于髡提醒鄒忌受相印、執國柄,必須把握全局而不偏失,處理政事必須合于禮法,并隨即就修禮儀、明法度、整吏治、裁冗員等幾方面向鄒忌提出了自己的意見:淳于髡要求鄒忌忠于君主,謹慎的維護君主專制的中央集權;他以“傅合疏罅”作喻,要求鄒忌不必拘泥成法,而要依附于萬民;以狗皮不能補狐裘作喻,要求鄒忌要慎選人才,勿雜小人;以“大車當常較,琴瑟需常調”作喻,要求鄒忌認真制定法律并監督奸吏(《田完世家》)。

這實際上可以算是一個禮法并舉的改革方案了。以上幾點主張,和戰國時期法家的主張精神是基本一致的,體現了淳于髡兼重禮法的思想特點。

從淳于髡與孟子辯論可以看出,他主張守禮有度而不拘泥。他認為,雖然“男女授受不親”是“禮”,但是“嫂溺,也要援之以手”,由此引申到反對脫離社會實際,拘守一成不變的陳腐規定。在他看來,最大的“禮”,是現實的國計民生。民生凋敝,就要破除舊禮,實行改革,“援之以道”(《孟子?離婁上》)。

淳于髡講禮治,但又反對世襲制,他從齊國新興地主階級的政治利益出發,竭力主張“尊賢尚士”、富國強兵。他借狐裘與黃狗之皮為喻諷諫鄒忌,以“物各有疇”的主張要求宣王重士,都是這種尚賢思想的反映。淳于髡認為維護封建的禮制、選賢使能是必要的,同時還必須實行法治,強化國家機器。因此,他要求鄒忌“謹修法律以督踐吏”,要求齊王“減吏省員,使無擾民”(《新序》)。總之,淳于髡社會政治思想的基本特點,就是禮、法兼重而傾向法治。這一觀點,曾影響了田駢、慎到、接子等稷下之學里的黃老學者,而荀子“隆禮重法”思想的提出,也同淳于髡上述思想的影響密不可分。

淳于髡以“酒極則亂”、“極之而衰”向齊威王諷諫,這實際上包含了矛盾對立轉化的深刻哲理。在與孟子的一次辯難中,他曾提出“聲無細而不聞,行無隱而不形”的觀點,意思是說聲音不管多么細小,沒有細到聽不見的;行動不管多么隱蔽,沒有完全不露痕跡的,這已經包含了樸素的唯物主義可知論的因素了。雖然淳于髡的可知論認識還沒有達到高度概括的程度,但他將其靈活運用實踐之中,察事審功,“承意觀色”,卻是難能可貴的。

據《禮記》卷四三《疏》引語所說,淳于髡著有《王度記》一書,又據《太平御覽》卷七一八說,他還有《十酒說》一書,可惜均已亡佚。所以,今天我們只能從散見各處的史料,來了解這位稷下高士的風范了。

參考文獻:

1.《史記》(三家注本),中華書局1982年版。

2.繆文遠:《戰國策新校注》,巴蜀書社1987年版。

3.王德敏:《論淳于髡》,《齊魯學刊》1983年第2期。

4.蔡德貴:《論淳于髡》,《煙臺師范學院學報》(哲社版)1999年第4期。

5.廣少奎:《論淳于髡》,《管子學刊》2004年第1期。

6.孟天運:《淳于髡與雜家》,《山東大學學報》(哲社版)2002年第5期

?